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三卷:第七章 满城风雨      
爵府今天算是很热闹的,不速之客来了一批又一批,儘管我不愿意承认都是为我而来,但左思右想,总不可能是追讨福伯赌债的债主、垂涎阿雪美色的登徒子之流吧。   恩怨太多,被人欺上门来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但如果以为我会忍气吞声,不作回应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阿雪就是因为没搞懂这一点,所以才会想都不想就跑去外头,支援外线的战况。   我才不在乎那几个老东西会怎么样,明明知道我有危险,还在那边装死,就算真的给敌人活剐了,那也是应有之报,让阿雪过去看看的理由,只是因为我不希望这时候还有闲杂人等碍手碍脚,尤其是那个对敌人都还抱持同情心的傻妞。   阿雪把紫罗兰给带跑了,这让我方便了不少。深深吸一口气,再用茶水吞下两颗自製的药丸,回复精力,我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百宝囊,挂在腰间,走出房门,来到犹自挣扎着起身的碧安卡身边,看她用手捂在腹侧的样子,推测她应该是断了肋骨。   那应该是适才连续蜂刺造成的伤势,剧烈而且密集的撞击,即使有盔甲阻挡,仍是足以断骨。至于阿雪的那一招封印剑,并非实体,而是高度密集的能量体,虽然刚才贯穿过碧安卡身体后消失,却没有造成实质伤害,就连盔甲都没有破损,只是单纯封锁气脉,像武术中点穴那样,剥夺了行动能力而已。   黑暗系的魔法,越是强大,杀伤力就越猛,如果要强行压抑,那就得用自己的肉体来承担部分威力,阿雪那傻妞就是因为老作这种傻事,所以才总是落得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   碧安卡的气脉受制,几乎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儘管如此,她的精神仍然很好,对我大声斥骂的狠恶模样,让我想起当初的羽虹,尤其是在我摘去她的头盔,任一头棕髮倾泻,露出花朵般俏美娇容的那一刻,因为愤怒、仇恨而闪亮发光的火焰眸子,让我整颗心都为之跃动。   「奸贼,你要杀就杀,可是你身上背负着的罪业,总有一天会引来报应,未来必然有精灵骑士向你讨回血债,让你死得惨不堪言。」   少女的灵魂,因为激昂的坚强意志,显现出极度耀眼的美丽。这么灿烂的生命光彩,以我的眼睛来看,实在是炫目得有些灼痛了。我不是一个喜欢辣手摧花、虐杀女性的狂人,但人家自己送上门来,我没理由就这样放她走路,再说,她既然来之前已经抱有某种觉悟,如果我让她完好无缺地回去,这样不是太对不起她了吗?   「碧安卡小姐,很遗憾你对我有这么深刻的成见,其实两国交兵,各为其主,之间难免死伤,你为了约伯将军的身故要找我报仇,那么过去丧命在你手下的我国士兵,是不是也可以找你报仇?」   我不怀好意地笑着,伸手抚摸少女滑嫩的脸部肌肤,惊讶地发现这个烈性子的小辣椒,还尝试想咬我一口,幸好缩手缩得快。   「如果是公平交手,我哥哥败死在你手里,那是我们学艺不精,但你用这么下流的手段,陷害我的兄长,还令我一族背上污名,我、我绝对不会……你做什么?」   精灵少女的愤怒指责,骤转为惊叫,不过声音很快就停住,我从腰间百宝囊中取出的两根药针,在插入碧安卡的穴道后,配合封印剑的锁脉效果,她全身除了眼睛,再没有一个能动的部位。   「碧安卡小姐的义勇真是让人佩服,不过,进入法雷尔家门的女性自来有入无出,如果就这么放你走路,我法雷尔家颜面何存?说不得要在碧安卡小姐的花容月貌上留点东西了。」   容貌,是多数美丽女性的第二生命,对碧安卡这等花样年华的美少女来说,自然更是宝贵,但她在短暂的呆滞过去后,便立刻闭上眼睛,仰起了头,一副任我宰割的坚决模样。   即使看不见眼神,碧安卡的神态仍是那么自尊自傲,没有向敌人流露半丝恐惧,像是一个昂首站上绞刑台的民族英雄,骄傲地面对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残酷命运。   对索蓝西亚的精灵来说,现在的碧安卡确实是个民族英雄吧,如果给那些精灵军官看见了,说不定他们还会抬头敬礼呢。不过,这幕情景看在我眼里,却只有感觉到渴望,一种想要把她狠狠折辱的极度渴望,如果说我与索蓝西亚人的想法有什么共同点的话,那就是我下身一样有抬头敬礼的需求。   「视死如归,真是了不起的骑士精神,外面要赶进来的,是你的同伴吗?她们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。」   废话说得够多,我跃跃欲试的慾望,也已经到了不能不发洩的地步。   如果可以,我还真想把这条小辣椒就地正法,狠狠地干上一夜,让她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。假如我真要这么做,那么现在该做的,就是不管什么前戏后戏,先扯脱她裤子,第一时间夺取她的童贞,因为古往今来有太多豪杰之辈,就是在该强姦的时候花太多时间塑造情调,等到终于要提枪上马,却被碍事者背后偷袭干掉,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我辈泪满襟。   无奈,即使我可以不理和平会谈的成败,但我却不能不顾忌伦斐尔的存在。   这个文武双全的精灵王子能屈能忍,是个任何人都不敢轻忽的狠角色,我可以羞辱他,但却不可以与他结下誓死深仇,今天碧安卡闯入我家行刺,是他们理亏在先,在不夺走她贞节的大前提下,小小惩戒是可以的。   而我所能想到,在不破坏她童贞的大前提下,所能给她的最大屈辱,就是这个样……   「希恩通敌卖国,因为是他亲自下的命令,才让三十万精灵大军先中毒,再死伤殆尽,因此连带对你们整个家族都受到歧视。你这么恨我,把我当成杀父仇人一样,就是为了洗刷你哥哥当了卖国贼的耻辱吧?」   口里含着杀兄仇人的性器,碧安卡的眼神愤怒地瞪着我,似乎在说「我哥哥不是卖国贼」。   「没错,问题是还有谁知道?除了你的另一个哥哥伦斐尔,还有谁相信你?你的同胞会信你吗?没用的,我告诉你实话,你哥哥约伯还真是个卖国贼,他先收了我三万枚金币,约好只要马丁要塞陷落,我父亲就传他玄武真功,让他变成绝顶高手。不过他是个笨贼,没想到有人喜欢取货以后不付账,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丢掉脑袋,但我也算够义气的,把他当作敌人来悬首示众,至少家族还有抚恤金可以拿,你拿到了没有?该不会花光了吧?可恶,我该分一份的。」   说了一通谎话,我歎息道︰「唉,这世间是正义的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,这故事就告诉我们……当卖国贼的绝没有好下场,不但自己身首异处,死后还会连累自己妹妹给盟友含裙口交。」   当我说到最后一句,精灵少女悲愤的眼眶中,终于流下了被俘以来的第一滴眼泪。   那滴泪水是这么地晶莹剔透,恰恰正代表着少女的纯洁。   目睹这滴泪水的落下,我不禁发出一声轻歎。不是因为怜惜,而是因为香滑舌尖摩擦肉杵的感觉,实在太过美妙,大半肉杵被温暖的口腔给包裹,输爽感受如登仙界。   「想哭吗?我才觉得很无奈咧,总是有傻瓜认为战场上要公平决斗才算光荣,可是敌人的武功那么高,我的武功那么差劲,硬逼我去决斗,这样算不算公平?你穿着一身高防护效果的鬼东西来刺杀我,这样又是哪门子的公平决斗?派我去战场送死的浑蛋,怎么不对我公平一点?我这样子玩你,传出去了还会被当作民族英雄,对你又公不公平?」   连续几句问话,说到后来,不自觉地有几分狂态,喝问声音像是狂笑,又像是嚎吼,衬在远方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声中,显得非常张狂。   我让碧安卡的嫩唇含着肉杵,忽快忽慢做着活塞运动,干得久了,嘴里自然分泌口水,随着抽插「滋滋」有声。   「骚妞,回去以后多想想吧,这个世间虽然正义当道,但不是你想像得那么简单的。」   把肉杵前端顶到她的喉头,再猛然一下抽撤到柔嫩唇边,热、酥、麻的感觉像云雾般愈聚愈浓烈,我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兴奋,如腾云驾雾般,一股股亢奋的激情急涌往两腿间。   少女的表情羞愤难当,极力想克制泪水的落下,坚守着最后一丝的骑士尊严,但不敢眨眼、避免落泪的结果,却使得碧安卡只能睁大一双星眸,把自己受辱的整个过程,毫无保留地烙印在眼底、心底,又羞又恨的悲愤眼神,即使受辱仍不愿示弱的冰冷骄傲,有些像是羽虹,却又更像冷翎兰。这个联想给了我极大的亢奋。   「唔,他妈的,太过瘾了,小辣椒,你张大嘴巴準备好吧!」   激吼一声,我捏紧碧安卡的下巴,另一手扯着她的棕髮,让肉杵极力深入,摩擦过香嫩小舌,在咽喉深处猛烈地喷洒着白浊精浆。   在那一瞬间,呼吸困难的碧安卡几乎翻着白眼,发出了无助的悲鸣与尖叫,但却随即给堵住,成了细小声的呜鸣。   喷射的感觉太过舒爽,我几乎两条腿都发起抖来,总算还记得主要目标,急忙抽出肉杵,把精浆尽情喷在精灵少女的面孔上。为了更进一步表示征服者的快感,我故意抖动肉杵,任白稠的精浆乱喷,洒溅在她的小口、秀巧的鼻端、细长的睫毛,还有棕色的秀髮,全都染上男性污浊的秽渍。   当射精结束,我把肉茎在碧安卡脸上擦拭,用她柔嫩的脸蛋作擦拭布,擦过两遍后,收回裤裆里。这时,碧安卡的眼中看不见悲伤与屈辱,而是一片空洞,像是直视前方,却又像什么也看不见,只是持续张着嘴巴,任面上的精浆缓缓流入,无知又无助地承受耻辱。   我很痛快。碧安卡的表情,让人很满意,彷彿被我所姦淫的,不只是她的小樱唇,而是连她的信念、骄傲、自尊,全部都一起蹂躏掉。   「骚妞儿,真是便宜你啦,过去进入法雷尔家的女性,从没有哪个能不少掉一些东西就离开的,你现在非但没损失,还多带了礼物回去,以后你每晚作梦都该谢谢我了。」   一面说话,我一面拔出银针,闭上了碧安卡的小嘴,又拾起了地上的头盔,帮她重新戴上。整个过程她没有反抗,没有动作,就像是一具傀儡木偶般地任我摆弄。   如果不是因为心有所忌,我还真想把人留下,狠狠地干上一回,但现在却只能把她抱起,交还给她的自己人。   当我来到前院,还真是被吓了一跳,那边刀光剑影,打得异常激烈。伦斐尔不愧是个厉害角色,以一敌四,和福伯与另外三个老贼恶斗。   之前我就怀疑,家里的这些老贼,除了平时我看到的样子之外,还有另一张我所不知道的面孔,现在就证实了这一点。   这几个浑帐老东西,平常走几步路都哀声歎气,现在不但个个眼明手快,简直就是龙精虎猛,攻守趋退俱见法度,掌带风雷之声,甚至还有人会突然手变成两倍大、血红腥臭,使用伊斯塔不外传的禁忌武技,赤毛鸟手。   伦斐尔也算够强悍的了,虽然身上没有神圣铠甲,但武功与魔法同修的长处,在他身上得到完美诠释,一柄长剑所到之处,当者披靡,必定有人挂綵;随手使用自然元素的魔法,速度与力量都不是碧安卡能相提并论,攻守一体,简直是魔法骑士的最佳範本。   如果是以一敌一,甚至以一敌二,伦斐尔只怕都早已获胜,但同时面对四名敌手,精灵王子就显得很吃力,只能险险战成平手,无法突破他们的封锁线,而旁边不远处,除了躲起来窥看的阿雪外,还有三名正慢吞吞扫地的老贼压阵,要是真的爆发全面冲突,相信精灵王子是走不出这间府第的。   为了息事宁人,我出面唤停,并且把碧安卡交还给她哥哥,让身上已经多处带伤的伦斐尔抱人走路。   见到碧安卡身上盔甲不乱,衣衫整齐,又听我连声保证碧安卡毫髮无伤,连根头髮都没有少,伦斐尔就表现得比较客气,说了几句告罪与佩服此地卧虎藏龙的场面话后,就这么离开。   这位王子殿下可能不是个好色之徒,要不然应该会对碧安卡头盔下隐约散发的奇怪腥味表示疑问。   而我在送走不速之客后,先把奔过来阿雪抱了满怀,然后就开始质问那几个回复温吞动作的老贼,为何那小婊子来行刺的时候,一个个像缩头乌龟般没有动作。   福伯的回答甚是毒辣,他说爷爷曾经立下家训,法雷尔家的防卫,挡男不挡女,所以如果侵入者中有女性,他们一律是当作没看到的。   「不过,老奴们也懂得将功赎罪,为小少爷做点事,如果我们没有拦住那个男人这么长时间,那位精灵小姐的身上又怎么会全是栗子味道呢?」   福伯说完话,把头抬起来……   在那瞬间,我看到了福伯的另一张脸……一张极度猥亵的笑脸。   这个晚上过得惊涛骇浪,但总算有惊无险,第二天一早,当我离开爵府,找来茅延安,预备到外头吃早点,忽然看见路上人群拥挤,吵闹喧天,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。   「怎么了?是萨拉城里的两大神秘美人被找到了吗?还是……」   替我驾马车的几个士兵,这样窃窃私语着,我让他们去找人问问,顺便踹人开路,不一会儿功夫,他们慌慌张张地跑回来,手里拿着一张纸片,苍白着脸,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   「搞什么鬼?这么惊惶失措,伊斯塔人杀到你们家了吗?」   我把纸片接过,剎时间只觉得有如五雷轰顶,全身寒毛为之直竖,涔涔冷汗立刻就由眉尖滴了下来。   这张不知道由何处散来的纸,如今在萨拉城内到处传播,上头图文并茂,诉说着同一件事,在最上头有个显眼的标题。   「第一夫人真面目揭秘每月狂欢的女王乱交派对!」在阿里布达,所谓的媒体,就是公家的喉舌,只不过是作给金雀花联邦看,表示我们也有聆听民意,没有垄断资讯,藉以证明我们是金雀花联邦的好朋友。   不过谁都知道,这几家所谓「民营」的中小报社,出资者都是皇亲国戚,非富即贵,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富贵。如果有谁敢多说几句批评时政、污蔑皇家的真话,下场大概会让他很羡慕死人。   但在金雀花联邦就不同。生在极权专制国家的我,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理解,保障什么鬼言论自由对当政者有什么好处?不过那个国家的人都是白癡,制定了一堆保障所有人言论自由的法令,代价就是闹出现在这个场面。   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,根据御林军事后的调查,大概是在今早天刚亮的时候,成千过万张的纸张传书,忽然从天而降,雪片般纷飞散落在萨拉城内的某几个角落。   假如是掉落在皇宫、报馆门口,那还好一点,偏偏很大部分是散在花街柳巷、平民区和贫民区,这些地方不是出入份子杂乱,就是人口密集,被这样一万多张洒下去,谣言蔓延得比洪水快十倍。   传单上用含蓄却恶毒的文字,描写某大国的第一夫人,表面上圣洁高贵,其实本性淫乱污秽,每逢圆月之夜,就会在官邸的地下室里头,举办秽乱的群交邪宴,让参与的豪门、富商、圣职者纵情狂欢,在堕落的奢靡气氛中,达成政治交易。   更有甚者,该位第一夫人在宴会中,形同地下女王般君临众人,无数趾高气昂的政客与富商,如公犬般争先恐后地匍匐在她的肉体前,以舔舐她的玉足、亲吻她的手指、让她在自己背上重重一鞭为荣。   和这些相比,暗讽某国元首不能人道,早已失去身为男人尊严的描写,就不算什么了。   传单里倒是没有指名道姓,然而,里头绘声绘影的描写,稍微有点智商的人,都会产生正确联想,更别说「第一夫人」这个名词,除了金雀花联邦,剩下的国家都是称为「后」、「妃」、「娘娘」或是「狗奴」,很少有这种独特名词。   我……很难形容现在心里的感受,但无论如何,绝对不是什么很舒服的情绪,当时菲妮克丝说过的话,像毒蛇一样,再次啮咬在我心头。   这些传单上头的文字,菲妮克丝也曾说过,而我在月樱口中也得到了证实,不过,和月樱相好的这段时间,我都刻意避免提起这个问题,反覆地对自己说,这一切只是某种误会,我受了恶魔的挑拨,上了大当;月樱在床第上的反应,虽然敏感热情,很放得开,可是那绝不会是床第经验丰富的表现。   但……儘管我努力地说服自己,心里却一直有某个声音,在嘲笑自己的掩耳盗铃,因为那天晚上,是月樱亲口承认了那个事实。   「……流言蜚语传递的速度,比精灵们射出的羽箭还快啊……」「我可是每个月都会大开乱交派对的淫乱女人哦!」尤其是在她说话时候,那种彷彿被乌云笼罩的阴霾表情,让我凭着经验,就能确认这些话的真伪,欲辩无从。而当我看着这些传单上头露骨的描写,一股悲愤难当的怒火,整个由胸口烧上脑门。   也直到此刻我才明白,原来我和任何正常男人一样,受不了这种事。不管它是为了什么才发生,有什么理由,但只要它真的发生过,我……无法忍受!   怒由心起,我把手上的传单撕成粉碎,却遏止不住胸中快要炸开的怒气,但抬头望去,满街百姓的手里,何止千张百张,我又如何撕得了这许多?就算我把这些传单都撕了,但是那些御林军士兵虎狼般要所有人交出传单时,人们的脸色告诉我,手中的传单被撕毁了,上头的文字却也牢牢印在心中了。   (到底是谁干的?难道是……)   我脑里第一个浮现的印象,就是菲妮克丝这个女恶魔。因为昨晚她出现时所说的话,特别是强调过今天就会出现效果的试用,正与此刻的情形不谋而合。   (妈的,我没有要你真的作啊……不成,就算说这是恶魔的诡计,也不会有人相信,我得立刻转移焦点才行,最可能的替死鬼是……)   心念一转,我把手上碎纸一抛,大骂起来。   「下流!伊斯塔人真是卑鄙无耻,暗杀之后,连这种手段都用出来了!」   伊斯塔人一定会矢口否认,但是成千上万张传单,像雪片般突然出现在萨拉上空,没有大批或是强力魔导师施法,是做不到的。如果「女恶魔作祟」这件事无法取信于人,那最好的策略,就是推赖给伊斯塔人,何况他们本来也就有涉有重嫌。   被我这一骂,附近的人议论纷纷起来,都说这件丑闻若伤害到金雀花联邦,直接受益的就是伊斯塔,聚集在萨拉的众多国家,也没有一个会相信此事与伊斯塔无关,恐怕就连伊斯塔人自己都不相信……   「可恶……走,大叔,和我一起去找伊斯塔人讨个公道,把娜西莎丝给先姦后杀,出这一口恶气。」   作戏作十足,更何况我本来就想做些事来发洩,怒喝一声,拉着茅延安又上了马车。   「哦,我是没意见啦,不过贤侄你什么时候这么大胆?真的敢把伊斯塔魔女给先姦后杀吗?」   「就算不行,起码我也要说一说,作作样子啊,不然怎么让你知道我很愤怒?」   「嗯,倒也是。」茅延安道:「不过贤侄你看了这个消息之后,有没有感到自己之前喝汤的时候遗漏了什么乐子,要不要尽快补上?」   怒火中烧的我,如果不是顾忌会引人注目,还真想掐死这个不良中年算了,而在目前,我能做的事也只有一样,就是尽可能把这件事的冲击减到最低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同学们的杂交派对
评论加载中..